學費“漲聲”還需贏來質量“掌聲”

河南教育在線 時間:2014-08-11 16:11:40 來源:中國教育新聞網—中國教育報
閱讀:

對大學而言,擴大學費在辦學經費中的比例,更少依賴財政意味著要更多投入真正的辦學競爭、生源競爭,在開源節流上下功夫,這才是大學學費上漲應該帶來的正面效應。

漲價的消息總是讓人揪心,特別是在炎炎夏日。近日,全國多個省(市、區)宣布大學學費將上漲,最高漲幅達50%,涉及千家萬戶的經濟負擔,一時間輿論嘩然。而同樣是公辦大學,教育部直屬高校和北京等一些地方高校卻堅持十多年前的價格不漲,似乎全然不受物價和辦學成本上升的影響。大學學費的定價理據和用途對外界撲朔迷離,究竟誰該為高等教育買單?

自從1997年實施并軌改革,結束了完全由國家財政負擔高教經費的計劃模式,中國高校開始向學生收學費。國務院規定,高校學雜費的收取標準和辦法由地方政府和直管的中央部門確定,既要考慮實際培養費用,又要考慮學生家庭的承受能力。可見高校并不能隨意開價,并且2007年國務院明令控制5年內不得漲價,于是全國高校就在近30%的CPI漲幅中扛了5年。

實際上,構成大學教育經費收入中,財政預算內撥款占比呈下降趨勢,不過仍占高校教育培養投入的較大部分,學費呈上升趨勢,但尚未超過財政預算內撥款。校辦產業、社會捐集資等其他收入占比很小。

然而,對學生來說,能考上理想的大學不容易,現有的招考制度仍采用計劃體制的錄取辦法,學生在錄取的高校面前沒有擇校余地,相當于賣方壟斷市場。學費問題上,學生處于完全弱勢被動地位。難道說漲多少都得認?有沒有一個合理的標準?

國際上,決定高等教育費用負擔的理據不止一個。高等教育是準公共產品,它既對學生個人產生效益,也對全社會具有公共效益。那么,高等教育經費應該主要由公共財政負擔還是非公部門負擔,各國的文化與法理決定著不同的配比。

當一個國家處于只有少數人能上大學的精英高等教育階段,公共財政負擔大部分學費甚至生活費,大學生受國家供給、培養,體現著國家主義的教育觀。由于人們對大學的向往,加上經濟發展帶來的家庭可支配收入增長,越來越多的人希望上大學。如果繼續全部依靠國家財政將制約高等教育的擴大,也不利于社會人力資本的增長,而此時私人投入能強有力地支持高等教育大眾化以滿足入學訴求。從精英到大眾,非公部門逐漸成為高等教育費用負擔主力,全世界發達國家都經歷了這一過程。

大眾化的到來不會消滅精英高等教育,特別是在國際競爭加劇的格局下,國家有側重地對精英大學保持高比重的財政投入,將大眾化的增量拋給受益者負擔原則,這是一條有可能兼顧質與量的發展道路。在中國,高等教育大眾化的開端與公立大學開始收學費的時期大致重合,且在此基礎上,還疊加了一層脫離完全計劃體制,引入競爭激勵機制的變革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頁 尾頁

相關資訊

    無相關信息

網友評論

福彩3d内部五注直选号